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醉望明月的博客

胡乱的写写而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凝视(原创)  

2009-05-22 20:34:4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早上一上班,老樊就来办公室找我。

 

  “快走,上医院!”

 

  “咋啦?谁病了?”

 

  “老宋的父亲病重住院了,听他说很危险。咱俩去看看!”

 

  我赶紧和老樊去医院。

 

  老宋是我的同学,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。他的父亲是个离休老干部,级别不高,却资格很老,是老西北局的干部。他们这一拨人很多都官至高位,和他也常来常往。可他却在工会系统的一个工运学院里无怨无悔的工作了一辈子。他性子很直,遇不平事敢和院长拍桌子。但人缘很好,全院上下都对他很敬重。听老宋讲,他父亲年轻时被国民党拉壮丁,曾被迫集体加入三青团,当过国民党宪兵。后和他结拜的八个兄弟一起逃了出来,投奔共产党,加入了革命队伍。可能也是因为这段历史,影响了他的升职。文革中,也因此进了牛棚,受尽了折磨。文革后,他们这些老干部都得到了平反,他的一些老朋友有的当上了省长,有的当上了市政法委书记,他仍然留在学院。也没见他有什么不高兴,真的是一个甘于淡泊的人啊!这么好的一个人却在晚年得了癌症,而且是晚期。老人知道后非常泰然,很平静得面对。甚至想放弃治疗,不愿多花国家的钱(他可以全额报销医药费)。老宋为此很是费脑筋。

 

  赶到了医院,在抢救室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老人。

 

  老宋的大姐和姐夫在病床的两侧分别按着老人的胳膊。老人大口喘着气,意识已不清楚。老宋心情很沉重,说昨晚比这还严重。但老人却不愿上医院,态度很坚决。后在大家的劝说下勉强同意。到医院后也不愿意配合,老是想拔掉身上插的管子。看来老人是不想再受折腾。曾经出生入死的革命老人现在仍然视死如归,我心想。

 

  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,让家人准备后事。

 

  老宋是家中唯一的儿子,和父亲一直生活在一起。我陪他回到家里,家中冷清寂静。坐在客厅,我默默的抽烟,他默默的发呆。我俩无言以对。我不知他在想什么,也不知该如何劝慰他。忽然,早已戒烟了的他说“给我一根烟!”点着后深吸了一口,轻声地说:“我心里很难受。”眼圈已经发红。老宋是个感情很内敛的人,此刻流泪,想必已是伤心难抑。我劝了他几句,干巴巴的语言显得很是无力。生死离别,孰能无情啊!

 

  老宋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,可他竟没有丝毫睡意。也没有吃饭,吃不下去。下午五点多了,我说:“走吧!我陪你吃点饭。不吃饭不行,身体要紧。这两天还有很多事情要你去做。”

 

  我们先到医院去看了看他父亲,病情还稳定。给陪护在旁的他姐姐说我们去吃个饭,回来换他们回家休息,晚上我们俩陪护。

 

  吃完饭,我俩赶紧回医院。

 

  不料,刚走到抢救室门口,老宋的爱人就赶忙迎了上来,说:“父亲可能不行了,医生正在抢救!”老宋一步跨进抢救室,我紧随其后。此时的老人已经安静了下来,似乎也清醒了许多。一见到老宋进来,老人突然睁圆了双眼,直直的盯住老宋的脸,一眨也不眨。就这样一直的凝视,那样的目光我从没有见过,我只觉得我的心灵在震撼。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不存在,安静极了。眼前只有老人那凝视的目光,时间好像静止了。老人嘴角在微微的嚅动,我好像隐约听到一丝空灵悠远的声音,似乎在呼唤着老宋的乳名,越来越远,渐渐远去。

 

  老宋双手轻抚着父亲的双颊,用目光和父亲进行着无言的交流,作最后的告别。

 

  老人安祥地走了。那凝视的目光令我终生难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